合肥癫痫病医院

因为最后是你,中间吵吵闹闹没关系

来源: 合肥长淮癫痫病医院 发布时间:2017-04-22

点击咨询

  因为最后是你,中间吵吵闹闹没关系

1

  我印象里的老高,不善言谈,一个平头小伙子,他买婚房的时候,我通过我女朋友认识他,那个时候,我女朋友也忙着看样板房,我只管包子铺的生意,大概是在同一个开发商的样板间里,我女朋友认识了老高和她的准媳妇。

  因为最后是你,中间吵吵闹闹没关系

  整个购房过程,我只参与了交钱,其他一概不管。选房抽号那一天,我第一次见老高,选完房跟老高他们一起吃饭,老高喝了一点酒,突然显得比较善谈。酒果然是一个好东西,退去一身害怕,酒逢“只鸡”千杯少,武侠小说里是美酒配烧鸡,人逢喜事下酒菜。

  老高说,装修要搞欧式复古的,水晶大吊灯,花纹实木地板。

  我不懂装修,只能跟着笑笑。我记得那一天,老高两口子吃了两大盘肉末粉条,粉条哧溜哧溜,肉末啪叽啪叽,感觉好香的样子。聊得很开心,我们答应他一定去参加他的婚礼。临走的时候,天下雨了,他们牵着手消失在雨里,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跟我女朋友说,你看,多朴实的两口子。

  一对情侣从恋爱一起走到结婚选房,多幸福的事儿,那攒钱的小日子堆积起来,应该是一个大大的“福”字,日子苦点,可是有情有爱。这世上有两个地方幸福爆棚,一个是买房的售楼处,一个是结婚的民政局。无数开心的小情侣,都会在这两个地方,安居乐业。

2

  后来我没有见过老高,我还是卖着包子,在马家屯第二胡同口,尽管那个时候生意很好,每天依然还是一百笼包子,不玩互联网思维饥饿营销,你饿着人家,人家转头就去买手抓饼了,而是每天我只能做一百笼,我还要有自己的生活,喝酒遛狗。

  那天晚上,我让老王照顾店,我跟柒小汪去吃炸串,刚推开包子铺店门,迎面看到老高,他有些憔悴。他问,有烟吗?

  我递给他一支烟,迎他进门。我问,你装修得咋样了?准备什么时候办酒席啊?

  老高坐下来,猛吸了一口烟,眼圈红红的。我想一定是出大事了,我大概有小半年没见过老高了,也很少听到我女朋友说起老高两口子的消息。大家都忙,电话里说的最多的谎话是改天一起吃饭。

  老高说,喝点?

  我说,那就整点白的,我让老王给整俩菜。

  老高说,弄个肉末粉条,多放肉末。

  我笑着说,我给你整一碗肉末不就完了。

  老高憨憨地笑,光肉太腻了。

  我开了一瓶小烧刀,很久不喝烈酒了,酒味有点冲鼻。期间有一个女孩点了一份糖醋排骨一份鸡蛋小炒打包带走。我认识她,在附近上班,很努力的一个女生。我问她,又加班呢?她笑笑说,嗯。

  菜还没上,老高就着花生米已经喝完一小杯,等我再坐下,他说,我们分手了。

  我说,别闹,我红包都准备好了。

  老高说,没骗你,上个月的事。

  我说,红包我都准备好了,你跟我说这个?

  老高说,好姑娘走了,房子刚卖了,我辞职了,祸不单行的感觉好赞呢,你要不是跌倒,你永远不知道躺下来多舒服。

  我说,为啥好好的,说分就分了,你们好歹有六年的感情基础啊!

  老高说,现实面前,人人平等。工资三千五百,月供三千,喝西北风啊!后来我媳妇,额,是前媳妇,她不工作了,而我一个人又撑不起一个家,那个时候我妈也常常唠叨她,时间久了,矛盾就多了,就开始吵架。我们认识六年,从来没有红过脸,除了喝二锅头,买房准备结婚后,大概把我们六年来的架一次性吵齐了,你看,世间还是守恒的,你失去的穿越时空都会还给你,加倍偿还。

  我说,要谈恋爱就要拿出吃臭豆腐的勇气,你管他人皱眉头干什么,自个一块一块吃得舒坦最重要。千万不要拿出喝咖啡的情调,缕缕香气爽了路人,苦却自个一口一口咽下去。感情归根结底是自己的一出戏,你又不图收视率,观众不爽,他可以换台啊!

  老高差点哭了,说,可是她是我妈啊,她就一个台啊!

  老高接着说,一个姑娘跟了你六年,把她最好的青春六年给你,你最后却没有娶她,你说我是不是特浑蛋。自己没本事,就让姑娘跟着受苦受累,你知道,我为什么特喜欢吃肉末粉丝吗?毕业,姑娘跟着我住地下室,那个时候一个月工资一千五百,不敢应酬,不敢听说同事结婚,不敢跟家里说过得不好,没吃过大块肉,我媳妇,额,前媳妇就给做肉末粉条,你肯定不知道,肉末粉条多好吃,那软软的粉条子沾着肉香,哧溜哧溜地吃。

  我问,谁先提出的分手?

  老高说,她。也应该是我让她太失望了。我没有挽留,但愿她以后嫁一个好男人,能给她她想要的幸福。至少可以一顿吃两盘肉末粉条,一盘吃掉,一盘倒掉。不能再耽误人家了。老高说完,满满的一杯小烧刀一口闷了,然后是长久的沉默,抽着烟,一根接一根。

  我问,还爱她吗?

  老高说,不爱,才傻×呢。我把房子卖了,打算自己做点什么。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辜负任何一个心疼过自己的人。若那时候,她还未嫁我还未娶,我一定飞奔去找她,跪下求她嫁给我。若她已经嫁人了,嗯,那就嫁人了吧!

  我问,你觉得失败和遗憾,哪一个更让人痛不欲生?

  老高说,遗憾吧,你跟一个人六年,说好一起去远方,可能就差几公里把对方弄丢了,还不哭成狗啊!可能终归到不了远方,至少这一路上,你想要的那个人一直都陪着你,那就够了。

  我说,嗯,谈恋爱呢,最重要的是开心,你爱她,她爱你,相亲相爱,相扶到老,自然最好。你爱她,她不爱你,也别灰心,路很长,她陪你走一段,也是缘分。大多人的爱情就是一碗面,炸酱面、打卤面、牛肉拉面、重庆小面、刀削面,只不过我们遇见的浇头不一样而已,但是都抵饿。噢,你现在饿不饿,我下碗面给你吃。

  老高说,嗯,我要吃大肉片子的浇头。

  我笑着说,嗯,多放肉,少放面,你看,我给你整一碗肉片子,行不?

3

  后来,我跟我女朋友说,你一定要好好跟老高媳妇说说,撮合他们在一起。

  我女朋友问,为什么啊?人家两口子的爱情,合不合适,他们门儿清,我们瞎掺和啥?

  我说,我们可以省一份红包钱啊!

  我女朋友眼睛一眨一眨地说,你说得好有道理哦!

  老高后来去了一趟广州,搞了一批女包,然后跑来找我学营销经验,我跟他说了很多,他记得很仔细,小本子上写得满满的。然后他搞了一个二手面包车,每天奔波在各大写字楼,据说销量还不错,从老高送我的好酒就看出来了。

  老高时常来找我讨教顺道喝酒,比以前善谈了很多,一个人心里一旦藏了梦想,爆发起来很可怕的,何况那个梦想披了一件爱情的外套。

  我问老高,最近有联系吗?

  老高说,那天碰见了,她有了一份新工作,有一群很可爱的同事,我在她们写字楼摆了三天摊,但是没说一句话,只是相互笑了笑。她还背着我送她的包,有点破了,我想送给她一个新的,但是没好意思张口。

  我说,你在人家楼下摆了三天摊,还是你想见她。

  老高掩饰说,不是你告诉我,口碑需要扩散时间吗?第一天告知,第二天散播,第三天收网,这样,才能增加销售额吗?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只能做陌生成交,会很累。

  我说,谁想谁心里清楚。

  老高又问,你说我再去她们楼下摆,还有意义吗?

  我说,三天时间已经够了,该买的都买了,不愿意买的,你说破天人家也不会买。

  老高又去摆了一天,一共卖了两个包,按照他以往的成绩,这叫惨淡,他来我包子铺的时候,却很开心的样子。

  我问,你打破了写字楼摆摊三天定律?

  老高说,她跟我说话了。

  我说,我靠,你贱不贱,人家在的时候,天天跟你聊天,你不知道珍惜,人家走了,你贱兮兮地去找人家,人家说一句话你能高兴成这样。

  老高说,你知道塞翁那个老头吗?他丢了一匹马,很伤心,后来马回来了,带回来了好几匹,他开心得要死。有些坏事吧,你换一个角度去看,说不定就是好事,就像我重新认识我媳妇。

  我很疑惑地说,你,的,意思是,她,怀了?

  老高说,我去,你脑洞也太大了吧,挖掘机挖的吧!

4

  老高约了他前媳妇来我店里吃包子,第一道菜就是肉末粉条,老王做得很精致,肉剁碎成末,葱姜蒜剁碎,粉条提前在热水锅里煮熟,沥干水放在盘子里,热油锅里炒肉末,肉末泛白加入葱姜蒜,红油豆瓣,适量生抽、盐和一点老抽,翻炒均匀微微煸一下。然后加入粉条,继续翻炒,出锅。记住,最后如果撒点葱花碎盖头,这色香味算是齐活了。

  那是他们分手后第一次一起吃饭,竟然用心了很多,是不是,爱了很久,就会变得记性不大好,非要用分手一次来提醒,我们该去珍惜什么呢?为什么恋爱里没有像是闹钟这样的发明,它会定时提醒我们,前方爱不够了,请抓紧加油。

  一开始他们就低着头吃饭,老高不停地给姑娘夹菜,姑娘只是抬头看看他,也不说话,不知道以前老高也这么关心过姑娘吗?老高一直夹菜,一直夹菜,姑娘突然笑了,吃不了了。

  姑娘面前的小盘已经堆积成小山了,老高说,这菜,好吃,你多吃点。

  姑娘说,够了。

  老高说,你瘦了。

  姑娘说,最近工作忙,老顾不上吃饭。

  老高说,那么拼,干吗?

  姑娘说,以前吃过生活的一次亏,这次学乖了,只有自己的努力,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,哪怕最后不能实现,只要曾经有那么一刻靠得很近,就觉得心里很自在。

  老高说,对不起。

  姑娘说,说给谁听?

  老高说,咱俩以前的时光。

  姑娘说,你别内疚,都会过去的,也该过去的,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,你以什么态度对它,它就以什么态度对你,你吊儿郎当,它也吊儿郎当,你积极向上,它也奋发向前。

  老高说,那天我在你们公司楼下卖包,看见你对我笑了。

  姑娘说,怎么了?

  老高说,很感动,以前以为你对我失望至极,分手以后,大概是老死不相往来,可是,你对我一笑,我就知道,这事儿,没那么坏。我们给了彼此一段冷静的时间,这一段时间,我想了很多,我为什么要娶你?

  姑娘说,为什么?

  老高说,我跟你过过苦日子,现在我想尝尝跟你过甜日子的感觉,尽管没那么甜到腻牙,但是它至少比以前好很多,爱,是一个需要学习的东西,我想跟你一起学习。老话说,活到老,学到老。

  姑娘说,你只是想弥补自己的内疚。

  老高说,不只是内疚,而是,在我未来里,你不能缺席。

  姑娘说,再说吧,我要回去上班了。

  老高把姑娘送到公交车站站点,我透过包子铺的玻璃窗看他们,想想,挺感慨,喜欢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,它能持续多久?

  老高送姑娘坐上车,回到包子铺,我问他,后悔了?

  老高突然笑着说,一点不后悔。

  我问,为什么?

  老高说,趁着年轻,就该这么经历一回,你失去的,亲手拿回来,那不是成就,而是成熟,成熟对一个男人来说,太重要了。你说千百遍养家糊口,没用,你在现实面前低下头,忘记尊严,去挣钱,辛苦,但是,一想到,那个人冲你微笑,就一个字:值;俩字:倍爽。

  我说,就俩字:倍贱。

  老高说,你啥意思?

  我说,两个人好好的,在一起的时候,不珍惜,非整分手这种幺蛾子,人啊,千万别觉得自己很幸运,以为一切可以抓得住,缘分这东西,就是在时光这一条河里抓了一条鱼,徒手抓鱼,稍不留神,鱼就跑了,别高兴太早,有的是时间让你哭。

  老高说,你别吓唬我!

  我说,那么好的姑娘,真不愁没人追。

  老高冲出了包子铺,真怕夜长梦多,梦里再多的你都没用,所以,不如趁醒着,握紧对方的手,别撒开。生活很难,但是一撒手,各自去了人山人海,就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遇见了。

  我想起很久以前,那一次买房,下了小雨,我跟老高他们一起吃了肉末粉条,分开的时候,他们穿过马路,说说笑笑。老高把外套脱下来,披在姑娘身上,姑娘推辞了一下,还是被老高按住了,老高对她笑了笑。

  那一笑,现在想来,像是阳光,对,是阳光,那雨都绕过了姑娘的肩膀,姑娘问他,冷不冷?

  老高蹦蹦跳跳给她看,说,暖着呢。

  喜欢一个人真好,会从心里发出一股暖流,心里升起的篝火,传遍整个身体,然后那个人就会像阳光一样,过往的人都会看到他。我们都知道“死心塌地”去爱一个人,是片面的,可是,我只学会了这一种爱的方式。

  我是真心希望所有的喜欢最后是:我爱你。那么简洁,那么斩钉截铁。我不希望我爱你之后还有别的字,比如,但是。

5

  之后,老高来我包子铺更勤了,问的事儿也越来越幼稚,穿这个好不好,约吃那个中不中。我很纳闷那过去的六年,老高跟他媳妇是怎么谈恋爱的,老高说,觉得之前的自己太失败了,要洗心革面。

  我女朋友经常跟老高媳妇一起逛街,大概时常提及老高的变化。老高媳妇的态度是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,老高的态度夫妻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好。老高的小事业还算稳当,也有了更多的时间,他经常约他前媳妇一起出来坐坐,吃吃饭看个电影。老高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,重新认识一次,换一种方式走一起走的路。

  老高最近一次找我喝酒,很颓废的样子,他说,我表白了。

  我看情况不妙,没搭话,安静地看着他。

  他接着说,我说做我女朋友,好不好?她说她要嫁人了。为什么啊?你知道我为她变了多少吗?我倾尽我全部的力气去重新爱她,我也找到了我们重新相处的频率,难道最后还不能在一起吗?我努力朝她走了九十九步,难道她就不能向我迈一步吗?

  我说,缘分这东西特古怪,有时候遇见谁并不在你的预料中,但是在意料之外走在了一起。就像你点了鸡丝米皮和香酥千层肉饼,它们俩就以早餐的名义在一起。你点了灌汤包炒了回锅肉,它们俩就以午餐的名义在一起。你炖了排骨汤蒸了小米饭,它们俩就以晚餐的名义上了桌。你和她最后没在一起,终归是缺了一个名义。

  老高说,她明天结婚,你说我要不要去?

  我说,去啊!你喜欢了六年的姑娘,要出嫁了,你不去给人家把把关啊!

  老高说,也好,这一阵子忙活包的事儿,挣了有三万多,我给她包一个大大的红包,就是便宜了那孙子,娶了我的人还花我的钱,妈蛋的,明天我就安安静静地喝酒,不吵不闹,三万块呢,我得好好吃,拣贵的吃。说完,老高就开始哭,不用劝,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口酒。那一天晚上到凌晨三点多,稍微喝得有点多,走路有点乱晃,点着烟,老高说,后悔了,若当时她走,我劝一下,可能就不是现在的结果。

  第二天,我给老高打电话,告诉他参加婚礼的事儿,他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下了楼,我说,参加前媳妇婚礼啊!你穿这样!你好歹西装革履啊!老高说,对啊,咱们不能丢娘家人气质。然后我带老高去买了衣服,就地换上。

  推开酒店大门的时候,音乐已经响起来了,我看见老高媳妇很漂亮,站在舞台的最中间,那一束灯光很暖,我看见酒席的桌子上,已经上了一道菜,肉末粉条。老高眼神有点恍惚,大概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姑娘最漂亮的一面。

  我推推他,他转身看我,我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曲别针牌,一个递给他一个留给自己,老高很纳闷。我微笑着看着他,说,以后对她好点吧!老高看着小牌,上面写着:新郎。我的是伴郎。

  有时候,千万别觉得自己很幸运,有时候,手一撒开,大概就是一辈子。别觉得自己胆大,就去赌一把,该珍惜的时候就珍惜好了。

  后来,我想说,肉末粉条,也叫作蚂蚁上树,小蚂蚁没多大能耐,但是它也有梦想啊!当有一天,它牵着小蚂蚁的手,爬到高高的树上,它也会看到大大的世界,那个时候,它们会在高高的树上唱歌,但是,说实话,老高唱歌,真难听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aplp.com/h/20170422/1004.html

您可能还关注的文章:

医院简介

合肥长淮癫痫病医院是一家以传统中医经络为基础,用之西医物理治疗和先进设备为一体的癫痫病诊疗医院,它集预防、临床、保健、康复、科研于一体...[详细]

Copyright@2012-2018 www.waplp.com Limited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xgapyh
合肥长淮癫痫医院专家QQ:996664229 合肥长淮癫痫医院电话:0551-62332266
医院临时安置地:合肥市蜀山区金寨路161号